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才情港湾

炼才凝情 低碳生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退休的老校长,省特级教师,劳动模范。曾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。退休后,成立“小花文学社”十年的教学实践积累了一定的教学经验。目前在博客里展出的是写人系列,将要陆续出版记事系列和其他系列。小说《承诺》就是我的人生经历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儿时系列故事 一、 白吃饱 (原创)  

2012-05-23 08:02:56|  分类: 散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儿时系列故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白吃饱
 
       “白吃饱”是我小时候的昵称,那是小舅给我起的。在这个不雅的昵称中,包含着苦难与快乐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老家在沈阳,父母原都是沈阳橡胶六厂的工人,父亲是机修工,母亲是机台工。虽说父母都是累死累活地干,家里却总是吃不饱,穷困过早地夺去了两岁哥哥的生命。一九四二年,妈妈怀我时,被日本监工抽了一鞭子,便让我提前来到这个世上。妈妈从此也就不再工作了,生活重担就落在爸爸一人的肩上。妈妈很快又有了第三个孩子,又是一个弟弟,为了家里少张嘴,二周岁多的我,就抱到姥姥家去抚养,一住就是几年。小舅只比我大6岁,我太多地分享了姥姥对小舅的爱,他就用这个昵称表达醋意罢了。
    儿时系列故事  一、  白吃饱  (原创) - 师路才情 - 才情港湾   小时候,我扎着两个朝天的羊角辫,很乖巧,也很白净。妈妈给我起名叫苦花,可我在姥姥家却很吃香。有好吃的让给我,好玩的也得让给我,就连小舅扔坑用的铅砣子我也哭着要玩。小舅动不动就撵我回家:“白吃饱,快点回家,别在这损着我!”每当这时,我便一边哭,一边找到靠山——姥姥,委屈地说:“小舅骂我白吃饱,他有铅砣儿也不给我玩。”等姥姥再找小舅,小舅已溜之大吉了。姥姥只好哄我,说:“姥姥把猪子儿给你染红了,可好玩呢!快去看看!”我也就随着有新的玩具转移了兴趣。
       在姥家的那些年,一直是快乐的,好多趣事记忆犹新。
       姥姥家房前有一方池塘,那里的青蛙最多,小舅常常偷着用铁钎子穿一长串青蛙,把大腿剁下来烧着吃,有时也给我带回几个,瞅准姥姥不在,诡秘地看着我,用手指勾一下,示意我跟他出去,他从裤兜里掏出烧好的青蛙腿递给我说:“白吃饱,快点吃,可香了,别跟你姥姥说,下回舅给你打鸟吃,比蛤蟆大腿好吃多了,保证让你忘了姓啥!”

       小舅说到做到,每年春天,他都要拿着弹弓,带着夹子领我去山坡的树林里去捕鸟。有一次,看到一个大串鸡落在眼前的树上,我着急地告诉小舅:“小舅,那有一只鸟,快点!”虽然我的声音不大,却把鸟吓跑了。小舅把对准鸟的弹弓拿下来,吼着说:“你真是白吃饱,你一说话不就把鸟吓跑了吗?下次别吵吵跟我来!”说完,抬身就走,我在后面跟不上,坐地上就哭。小舅又返回来,拉着我,哄我说:“白吃饱,你在家等小舅,我打好多鸟都给你吃,别跟我来了,行不?”我也只好做罢。一春天我都能吃到山雀肉,至今还让我垂涎呢!
       儿时系列故事  一、  白吃饱  (原创) - 师路才情 - 才情港湾姥姥最疼我,夏天,每次外出剜菜总带一个小干瓢,让我在家等她,我便坐在门前的石头上盼着姥姥回来,一看到姥姥的影子就飞跑过去,接过一瓢的紫“天天”,真甜,弄得嘴和舌头都是紫色的,我调皮地伸出舌头吓唬姥姥。再看姥姥脸红红的滴着汗珠,笑呵呵地看我,那慈祥的样子深深地刻在我心里。
       我记得那时候我最愿意让姥姥“坐席”,只有坐席才能吃到最香的焖子,就是现在的碗砣子吧。有一次姥姥不带我去,说:“小孩子不能去。”我看着姥姥,心里想着焖子,姥姥岂不知我的心思,就哄我说:“姥姥偷点焖子给你带回来。”我也只好在家眼巴巴地等着姥姥回来。姥姥没有说谎,回来笑着说:“小馋猫,看!”姥姥一边说,一边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包,里面有几片焖子,我吃得舔嘴抹舌的。那时候就想,要是天天吃到焖子该多好哇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烧蒿子薰蚊子,家家户户这样。我在姥姥家可享尽了福,姥姥天天用扇子给我扇风驱蚊子,小舅看到了,生气地说:“妈,你就偏向白吃饱,哼,真是的!”说着,往我这边蹭,也想借点凉风,我却撒娇地掐了小舅一把,疼得他跑开了。姥姥在一边开心地笑着,说:“姥的花白白净净的,不能让蚊子给咬了,要是让蚊子叮成一个大花脸,你爸来了就不会要你了!呵呵。”姥姥常在这个时候给我讲故事,都是些傻姑爷的乐子事,我就在故事的情节中慢慢地睡着了。那时候,姥姥就是我的天,我爱姥姥,心里没有沈阳家的概念了。

       战争和天灾人祸也让我看到旧社会农民的苦难。
       那是1947年,姥姥家住进了国民党军队,他们也有战马,让我姥爷拿出粮食喂马,半夜也要喂。让我姥姥给他们做饭,家里的粮食供着他们。姥姥把我拉到身边,寸步不离。不知一个兵怎么知道了我的外号,竟然也叫我白吃饱,我也不知道害怕,回了一句:“你才是白吃饱呢!”姥姥一听吓坏了,拉着我就跑出门,只听得屋里大笑,“白吃饱!哈哈哈……”等他们走了,粮袋也空了,亏得姥爷藏起一些粮食,那年才没有饿死。
       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,我已经8岁了,爸爸才把我接回到沈阳上学。爸爸给我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“刘立华”,大有屹立中华的意味,但女孩子爱美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,“立华”竟然变成了“丽华”,也包含让我们的国家更美丽,这不也正是我的心愿吗?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0)| 评论(7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